WORLD PRESS PHOTO:历届荷赛最佳年度照片

WORLD PRESS PHOTO-qidye-1

世界新闻摄影比赛(WORLD PRESS PHOTO),简称“WPP”,通称“荷赛”,由总部设在荷兰的世界新闻摄影基金会(WORLD PRESS PHOTO FOUNDATION)主办。该会成立于1955年,自1957年举办第一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以来,迄今已举办了57届。每一届世界新闻摄影奖(荷赛)都会评选出一张“年度照片”。这个图集中是历届荷赛的年度照片。让我们跟随这些照片,一起回顾已经过去的半个多世纪。

以上为1956年 在世界摩托车越野赛Volk Mølle站上一位选手从自己的摩托车上掉下来。(Mogens von Haven)

WORLD PRESS PHOTO-qidye-2

1957年 一位德国二战战犯被前苏联释放归国,与自一岁便分离的女儿团聚。(Helmuth Pirath)

WORLD PRESS PHOTO-qidye-3

1958年 Dorothy Counts,种族隔离废除后第一位入Harry Harding高中的黑人学生,在她第一天入学时被白人学生嘲笑。 (Douglas Martin)

WORLD PRESS PHOTO-qidye-4

1959年 布拉格与布拉迪斯拉法之间的捷克斯洛伐克国家德比。(Stanislav Tereba)

WORLD PRESS PHOTO-qidye-5

1961年 一位右翼学生刺杀正在做讲演的社会民主党主席浅沼稲次郎。(長尾 靖)

WORLD PRESS PHOTO-qidye-6

1963年 牧师Luis Padillo正在为一名在委内瑞拉反政府武装反对总统英格丽德·贝当古的斗争中被子弹击中身亡的政府军士兵做祷告。(Héctor Rondón Lovera)

WORLD PRESS PHOTO-qidye-7

1964年 因为南越南政府迫害佛教徒而自焚以示抗议的大乘佛教僧人释广德。 (Malcolm W. Browne)

WORLD PRESS PHOTO-qidye-8

1965年 一位妇女为丈夫在希腊-土耳其战争中生亡而痛哭。(Don McCullin)

WORLD PRESS PHOTO-qidye-9

1966年 一位越南妈妈带着自己的孩子渡河,为了躲避美军的轰炸。因为该村被美军认为是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的基地。(沢田 教一)

WORLD PRESS PHOTO-qidye-10

1967年 美军装甲车拖着一个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的士兵的尸体前往埋葬区。(沢田 教一)

WORLD PRESS PHOTO-qidye-11

1968年 美军在越南“铁三角”第七辖区的M48坦克炮手指挥官。(Co Rentmeester)

WORLD PRESS PHOTO-qidye-12

1969年 前越南共和国国家警察首长阮玉鸾,当众枪毙越共游击队领袖阮文敛。(Eddie Adams)

WORLD PRESS PHOTO-qidye-13

1970年 一位天主教徒在英军清场时带着防毒面罩,此时人们在一整宿的街头战斗后被催泪瓦斯驱散。(Hanns-Jörg Anders)

WORLD PRESS PHOTO-qidye-14

1972 年 在德国科隆抢劫银行逃亡的劫匪手持人质出现在萨尔布吕克肯附近,警察追击,并与劫匪在Baltersweiler发生枪战。因为在谈判过程中警长 Gross突然开枪击毙了劫匪头目Kurt Vicenik,图中为躲避子弹而逃的警察。(Wolfgang Peter Gell…

WORLD PRESS PHOTO-qidye-15

1973年 当时南越军队正与北越军队在展鹏交战。潘金福与家人跟随南越陆军与难民,从该地的一处高台教寺庙往南越领地逃窜,遭南越飞行员误认为敌军而遭到烧夷弹轰炸,她本人、两名兄弟与两名亲戚均遭灼伤。 (黄幼公Nick Ut)

WORLD PRESS PHOTO-qidye-16

1974年 智利民选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因军事政变而迅速撤离总统官邸逃生。(Orlando Lagos)

WORLD PRESS PHOTO-qidye-17

1975年 饥饿者的脸孔。在干旱的一年后,一位饥饿的母亲安慰自己饥饿的孩子。(Ovie Carter)

WORLD PRESS PHOTO-qidye-18

1976年 在美国波士顿的一场公寓火灾中,一位母亲带着孩子从楼上跳下。(Stanley Forman)

WORLD PRESS PHOTO-qidye-19

1977年 巴勒斯坦难民在隔离检疫区。 (Françoise Demulder)

WORLD PRESS PHOTO-qidye-20

1978年 一群开普敦郊外的“非法居住者”因为自己的房子被毁坏而抗议,警察用催泪瓦斯驱散他们。(Leslie Hammond)

WORLD PRESS PHOTO-qidye-21

1979 年 一位抗议者正向警察投掷燃烧瓶,以抗议新东京国际机场的建设。之前的成田机场在1966年启用。为了得到土地,政府必须驱赶抗议的土地拥有者们。这次暴力 冲突造成了共13人死亡,其中5人是警察。最终新机场在1978年5月启用。(Sadayuki Mikami)

WORLD PRESS PHOTO-qidye-22

1980年 一位柬埔寨妇女怀抱着孩子在难民营里等待食品发放。(David Burnett)

WORLD PRESS PHOTO-qidye-23

1981年 乌干达饥饿中的孩子和传教士的手。(Mike Wells)

WORLD PRESS PHOTO-qidye-24

1982年 士兵控制西班牙国会。 (Manuel Pérez Barriopedro)

WORLD PRESS PHOTO-qidye-25

1983年 黎巴嫩内战 (Robin Moyer)

WORLD PRESS PHOTO-qidye-26

1984年 凌晨五点,Kezban Özer和丈夫起床去挤牛奶,孩子正在熟睡,几分钟后发生了7.1级地震,147个村庄毁于一旦,造成1336人死亡。而他们的孩子几乎是被活埋的。(Mustafa Bozdemir)

WORLD PRESS PHOTO-qidye-27

1985年 一位被化学毒气致死的孩子。 (Pablo Bartholomew)

WORLD PRESS PHOTO-qidye-28

1986年 哥伦比亚内瓦多·德·鲁伊斯火山喷发,12岁的Omaira Sanchez被困于火山灰中,60小时候她最终因为心力衰竭而死亡。 (Frank Fournier)

WORLD PRESS PHOTO-qidye-29

1987年 Ken Meeks(42岁) 他的皮肤上满是由艾滋病引起的卡波济斯肉瘤引起的病变留下的痕迹 (Alon Reininger)

WORLD PRESS PHOTO-qidye-30

1988年 一位母亲依靠在防暴警察的盾牌上。他的儿子因抗议大选被政府垄断上街示威而被捕。 摄影:Anthony Suau

WORLD PRESS PHOTO-qidye-31

1989年 Boris Abgarzian为自己在美国地震中遇难的17岁儿子而哀痛。 摄影:David Turnley

WORLD PRESS PHOTO-qidye-33

1991年 27岁的Elshani Nashim的家人和邻居为他的遇难而哀悼。他在参与抗议南斯拉夫政府撤销科索沃自治的活动中被杀。 摄影:Georges Merillon)

WORLD PRESS PHOTO-qidye-34

1992年 23岁的美军中士Ken Kozakiewicz依靠着脚边装着自己朋友Andy Alaniz尸体的袋子痛哭。他和朋友都是被友军火力击中的。在海湾战争的最后一天,他们乘坐一架MASH直升机离开战区。 摄影:David Turnley

WORLD PRESS PHOTO-qidye-35

1993年 一位母亲抱着她死去的孩子前往墓地。内战和干旱给索马里带来严重的饥荒。2年中有1、200万人因此丧生。 摄影:James Nachtwey

WORLD PRESS PHOTO-qidye-36

1994年 男孩们举起手中的玩具枪进行挑衅。开始于1987年12月的巴勒斯坦人起义,加强了阿拉伯人与占领军对抗的决心。3月,以色列关闭了与加沙的国境通道,导致失业人数的大幅增加。超过80万人被限制在在以色列8公里宽的地带中,流血事件急剧增加。 摄影:Larry Towell

WORLD PRESS PHOTO-qidye-37

1995年 红十字会医院里的一名Hutu男性。他因被怀疑同情图西叛军而被Hutu民兵虐待。 摄影:James Nachtwey

WORLD PRESS PHOTO-qidye-38

1996年 车臣独立武装与俄罗斯军队开战期间,一辆驶向格罗兹尼的巴士。内战在总统叶利钦1994年12月向反抗省份派遣军队后全面爆发。 摄影:Lucian Perkins

WORLD PRESS PHOTO-qidye-39

1997年 Kuito镇的地雷受害者。内战期间这里有许多人遇难。 摄影:Francesco Zizola

WORLD PRESS PHOTO-qidye-40

1998年 在Bentaha大屠杀后,一名妇女坐在Zmirli医院外痛哭。 摄影:Hocine

WORLD PRESS PHOTO-qidye-41

1999年 一名妇女在自己丈夫的葬礼上接受家人和朋友的安慰。 摄影:Dayna Smith

WORLD PRESS PHOTO-qidye-42

2000年 阿尔巴尼亚难民营里的一名男子。他们为逃离科索沃战火而来此。 摄影:Claus Bjørn Larsen

WORLD PRESS PHOTO-qidye-43

2001年 一个墨西哥移民家庭里的母亲制作piñatas来维持她和孩子们的生活。这个家庭是美国“百万消失人口”中的一员。他们因某种原因在人口普查中被忽略,所以不存在于人口记录中。 摄影:Lara Jo Regan

WORLD PRESS PHOTO-qidye-44

2002年 Jalozai难民营中因脱水而死的1岁大的儿童尸体等待下葬。这名儿童的家人来自阿富汗北部,在巴基斯坦寻找避难所。他们按照穆斯林传统将尸体洗净并给他穿上白色寿衣。在过度拥挤的Jalozai难民营中,8万名来自阿富汗的难民生活在肮脏的环境中。 摄影:Erik Refne…

WORLD PRESS PHOTO-qidye-45

2003年 一名男孩蹲在他父亲被埋葬的地方抱着父亲的裤子。周围的士兵和村民正在为美国地震的遇难者挖掘坟墓。 摄影:Eric Grigorian

WORLD PRESS PHOTO-qidye-46

2004年 An Najaf附近美军101空降师营地囚犯收容中心,一名伊拉克男子正在安慰自己4岁大的儿子。当他的父亲被戴上面罩和手铐后,男孩变得非常害怕。之后士兵 打开了塑料手铐,因此这名男子可以安慰自己的儿子。给他们戴面罩是因为比戴眼罩更容易。

WORLD PRESS PHOTO-qidye-47

2005年 一名女子哀悼在海啸中丧生的亲人。12月26日,苏门答腊附近发生9.3级地震,引发一系列海啸,9个亚洲国家受灾,最远波及到索马里和坦桑尼亚。 摄影:Arko Datta

WORLD PRESS PHOTO-qidye-48

2006年 营养不良的1岁的Alassa Galisou的手压在他母亲Fatou Ousseini的嘴唇上。近期最严重的一场干旱,伴随着严重的蝗灾毁掉了之前的收成,使得上百万人陷入饥荒。 摄影:Finbarr O’Reilly

WORLD PRESS PHOTO-qidye-49

2007年 黎巴嫩年轻人开车经过贝鲁特南部被炸毁的房子。 摄影:Spencer Plat

WORLD PRESS PHOTO-qidye-50

2008年 一天结束时,美军第503步兵团第二大队第二小队的一名士兵靠在雷斯特雷波战壕的地基上。 摄影:Tim Hetherington

WORLD PRESS PHOTO-qidye-51

2009年全副武装的Cuyahuga郡警探正在检查一栋被查封的住宅,原房主因无力偿还房贷而被法院裁定驱逐出自己的住宅。 摄影:Anthony Suau

WORLD PRESS PHOTO-qidye-52

2010年 6月24日,在伊朗备受争议的总统选举之后,一名妇女在德黑兰的一个屋顶上大声抗议。 摄影:Pietro Masturzo

WORLD PRESS PHOTO-qidye-53

2011年 Bibi Aisha,一名来自阿富汗Oruzgan省的18岁少女,从丈夫家逃回娘家诉苦。当夜塔利班来到她家,命令Bibi接受法律的制裁。在塔利班指挥官宣判之后,Bibi的丈夫割掉了她的鼻子和耳朵。Bibi被抛弃后由医护人员和美军救起。 摄影:Jodi Bieber

WORLD PRESS PHOTO-qidye-54

2012年 一名妇女在一座清真寺内搂着受伤的亲人。2011年10月15日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在也门首都萨那发生的冲突中,这座清真寺被示威者用作反抗也门总统萨利赫统治的一个野战医院。(Samuel Aranda)

WORLD PRESS PHOTO-qidye-55

2013,瑞典摄影师Paul Hansen为每日新闻报拍摄的照片赢得年度图片以及突发新闻类单幅一等奖,照片反映的是两个巴勒斯坦孩子的葬礼,他们在以色列导弹袭击中身亡。

WORLD PRESS PHOTO-qidye-562014年《信号》非洲移民夜晚聚集在吉布提海岸,举起手机接收来自索马里的廉价信号来联系海外的亲人。吉布提是索马里,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移民的中转站,移民们想到欧洲和中东寻求更好的生活。John Stanmeye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