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ti Smith摄影作品

Patti Smith-qidye-1

在Patti Smith的回忆录《Just Kids》中,初见1960年代末到70年代的Patti Smith和Robert Mapplethorpe的照片,这对爱人意气风发,尖锐鲁莽。这些照片的摄影师是Patti Smith当年的密友Judy Linn,就在前不久,她出版了新书《69-76 Photographs of Patti Smith》,其中收录了100多张还不到30岁的Patti Smith的照片,那时候,他们三人都只是孩子。

“我们是两个不取悦于任何人的女孩。”-Patti Smith

她的朋友Judy Linn是一个刚刚开始摄影的艺术生。作为一个年轻的艺术家和诗人,Patti Smith对作为模特与另一位艺术家共同创作很感兴趣。她们一起创作了影响很大的静物和时装摄影。近日,《纽约时报》编辑Mark Bussell和Judy Linn通过面谈、邮件和电话的方式聊了聊这些作品

Patti Smith-qidye-2

1968年,当她遇到Patti Smith时,她正在Pratt Institute学习,是她们各自的男朋友Peter Barnowsky和Robert Mapplethorpe介绍她们互相认识的。最初,她们一起画画,后来才开始拍照。经由导师Philip Perkis的启发,Judy Linn发现摄影扩大了她的视野。“那时我正在看纽约时报上Gosta Peterson为Henri Bendel做的广告,” Judy Linn说,“我爱时尚。我是看着Lana Lobell的宣传册和Katy Keene的漫画长大的。我从未对任何一本时尚杂志说过‘不’。”Patti Smith也研究电影与时尚,于是成为了Judy Linn灵感的源泉。她们将很多次会面想象成电影场景,“我为我们自己的电影试镜,” Patti Smith后来写道,“我总是能拿到角色。”她也说Linn印的照片与众不同,“温情却毫不妥协。”

她们设计服装、道具以及Patti Smith要表现的人物。有一些照片看起来是提前摆好姿势的,有一些不。“那就是我们的目的”,Judy Linn说。“在电影《Two Weeks in Another Town》的最后一幕中,Vincente Minnelli演绎了一趟疯狂的酒驾,情感上真切得能把你吓傻——尽管你明知道那是在演戏。”她说,“我在寻找情绪上的真实感,而且我喜欢难以界定其类型的照片。”朋友和情人也在这两个女孩所创造的摄影世界里现身。书中包括了Robert Mapplethorpe在床上穿衣服准备出门的照片,以及Judy Linn为宣传Robert Mapplethorpe设计的珠宝所拍的照片。“总体来说,我们对摄影的意义有非常不同的感触,” Judy Linn回忆道,“Robert注重完美,我则偏爱残缺。”

Robert Mapplethorpe向摄影鉴赏和收藏家Sam Wagstaff引荐了Judy Linn。“Sam Wagstaff对收藏有着无边的热情和永远好奇、无所不包的眼光,而且幸运的是,他有能力去收藏,”她说。“和他一起吃晚饭、装上胶卷、然后在他的公寓里欣赏他最近入手的杰作是一大乐事。”Judy Linn在Vassar教书,她的作品被收藏在the Whitney,the Getty和the Dallas Museum of Fine Arts等机构。她的作品有强烈的个人风格并且充满了视觉上的幽默感,她不排斥平凡的事物,在她的作品中,奇特的和寻常的共生共存。

Judy Linn究竟如何看待和Patti Smith的合作?“它的意义深长到足够让我一直做下去,”Judy Linn说,“Patti Smith不仅仅是一个杰出的表演家、模特,更是一个非常有欣赏力的观众。我只希望别人也会懂。”

Patti Smith-qidye-3

Judy Linn的自白:

文字与图像从本质上水火不容,永远不能相称。我说不出我要做什么或者做过了什么,但是我知道我在追求什么,我想要做什么。我可以说出我的目的地,但说不出我是怎样着陆的。

刚开始的时候,我很讨厌那些我无法控制的——在摄影的瞬间所看不到的烦人的东西,莫名其妙地跳进画框里。可现在那是我最喜欢的东西,但我仍旧追求准确,只不过“准确”是个含糊的词。我并不是指摄影的质量。我认为Cezanne, Ingres,和Willem de Kooning都是准确的,而Ansel Adams并不准确。当你看到Hiroshige木版画里的漩涡,你会觉得那只是一个想象出的表现方法,毕竟木版画能有多准确?可是如果你去看那漩涡,你会发现他为你呈现的正是那漩涡的真实模样。

我认为当一个人第一眼看到一张照片,他会不假思索地问,“这是什么?”我想要能立刻解答这个问题的照片。我追求极致的直白——所谓“朦胧”是语法不好。但愿纸上二维的形状排列会和照片中所捕捉到的三维世界一样精彩。照片中也应该有一些你从未见过的东西。在观赏的过程中,一些事物应随之成形。

我想要可以让我感觉到面前的实物的照片,可以让我迷失其中的照片。这就好像让自己讲一个笑话——你并不知道答案是什么,放弃,然后当看到笑点时真正放声大笑。

Patti Smith-qidye-4 Patti Smith-qidye-5 Patti Smith-qidye-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